•  
首页公司新闻行业动态 > 异域“桃花源”植根乡土情——德国土地整治和村庄革新经验的中国式思考
详细信息

异域“桃花源”植根乡土情——德国土地整治和村庄革新经验的中国式思考

日期:2016年8月24日 16:27

  德国土地整理历史悠久,在其百年的发展史中,土地整理的理念、目标、手段多次调整,日臻完善,为促进农村和土地文化发展,实现城乡统筹、等值化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成为欧盟乃至全世界竞相学习和模仿的典范。虽然在政体、国情、人文、历史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但以中国视角审视德国土地整理经验仍颇多启示。

  土地整理变迁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现实样本

  巴伐利亚州是德国最早开展土地整理的地区,1886年就制定了德国第一部《土地整理法》。相当长一个时期,德国土地整理以提高农业生产力、保障粮食安全为主要目标,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因很多城市被毁,粮食出现大规模短缺,政府通过土地整理大规模发展农业,不断扩大耕地面积以满足巨大的粮食需求。实践证明,单一农业生产目标的土地整理对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破坏。为此,德国对《土地整理法》进行了多次修订,土地整理目标从单一关注农业生产逐渐向更宽广的范畴延伸,增强了生态环境保护的内容,并着力于促进农村综合发展。

  土地整理使德国乡村散发出巨大活力。以巴伐利亚州为例,这里的乡村不仅吸引半数以上的中小企业在此落户,支撑经济发展和就业,而且还保留了田园牧歌式的乡村生活,吸引了大量的国内外游客。1200万人口的巴伐利亚州每年接待的游客数量超过3000万人,这些游客很多会选择住在当地农庄,粗略估算,1/4的农场收入来自旅游,每年政府仅就住宿收入征收的税款就达10亿欧元之多。由于自然环境天然优美,当地的农产品也大受欢迎,成为健康、营养的代名词。德国土地整治专家、慕尼黑工业大学的霍尔格·马格尔教授指出,巴伐利亚之所以具有优美的自然景观,恰恰因为长期以来它是一个落后地区,缺乏资源和财政资金搞工业化建设和城市开发,反而因祸得福地保留了巨大的自然资源财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个命题在巴伐利亚得到现实印证。

  作为一个熟悉中国农村状况的专家,他认为,一些中国乡村虽然经济落后,但风光秀美,政府应注意保护这些难以再生的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避免过度开发造成破坏,因为这些自然风光迟早会带来巨大的经济财富。

  ■启示

  在我国这样四化同步快速推进的发展中大国,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目前似乎仍未找到一条和谐共生、均衡发展的路径,尤其是在部分农村地区,政府主导、企业参与、村民自发的各类开发建设似乎成了敲响财富大门的唯一出路,建设美丽乡村的目标渐行渐远。金山银山买不到绿水青山,但绿水青山可以带来金山银山,希望我国乡村建设能够以全新的理念为引领,坚定走生态优先的发展道路,理性用好自然资源这一新的财富增长点。

  公众广泛参与

  推进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刻启示

  在德国,公众参与土地整理是《土地整理法》赋予的法定权利,从项目申请立项、规划,到项目实施、监督评估、后期维护,公众参与已经渗透到了土地整理的各个环节。从1984年开始,公众参与范围由之前所涉及到的土地权利人扩大到了受项目直接或者间接影响的利害关系人。因为土地虽然是私人财产,但是自然资源和景观却是公共财富,如果土地整治项目可能会对其他地区的自然坏境造成潜在破坏,人们便有权利提出质疑,官方甚至大胆邀请激进的环保主义人士参与到整理项目中来,目的就是让土地整理最大程度满足公众需要,取得最优成效。

  德国土地整理项目资金并非完全由财政承担,政府和土地权利人的出资比例分别为85%和15%,权利人的出资额度因最终受益不同而有所区别。不仅如此,如果要修建公路等基础设施,所需土地由项目区内全部土地权利人按照一定比例划出,政府会通过购买和土地调整置换来补偿土地权利人,当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发生冲突时,土地征收将作为政府获取土地的最终手段。

  涉及到自己出钱、出地,德国民众在监督土地集约利用、资金节约使用、项目工程质量等方面毫不含糊。在德国,土地整治项目区内看不到宽马路、大广场,修建的田间机耕道也往往以碎石铺就,或仅对车轮驶过的部分进行硬化,既降低成本、易于维护,又有利于环保,硬化的路面要保证至少使用30年以上,降低了后续的成本开支。

  ■启示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写进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虽然与社会管理只一字之差,但社会治理更突出鼓励和支持各方面参与,更强调社会事务在政府、市场和社会之间的合理分担。长期以来,我国一直实行“大政府、小社会”的社会治理模式,政府对社会事务大包大揽,管不过来、也管不好。因为缺少公众参与,不完全了解社会需求,一些地方政府往往好心办坏事,与群众矛盾不断。

  有人认为,与德国相比,我国农村文明程度、现代化程度太低,农村人口受教育程度不高,在社会事务决策中难以发挥作用。实际这种担心大可不必,德国专家在中国参与的第一个土地整治项目--山东青州南张楼村项目,就广泛吸收和征求了全村群众的发展意愿,甚至不认字的妇女也在德国专家的鼓励下也提出了自己对家乡发展的愿景;在赣州三百山土地整治项目中,他们访谈了包括老人和孩子在内的500余名村民,留意到了儿童提出的河水污染、无法游泳的状况,而这恰恰是成年人忽略的问题。智慧在民间,让更多公众参与社会事务,如土地征收、土地整治等工作,可以作为我们构建“小政府、大社会”的现代治理体系、提高社会治理能力的第一步。

  城乡等值发展

  推进城镇化进程的冷静思考

  德国土地整治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城乡等值化发展,即农村与城市生活尽管方式不同,但价值相等,享受同样便利、高效和优质的通信、交通、教育、医疗等设施和资源。城乡等值化发展不是要将农村城市化,而是立足农村,保留乡村特色,激发村庄内部活力,使人们在农村可以享受同等,甚至更高品质的生活。

  这个战略目标的提出与德国经济社会发展历史不无关系。19世纪30年代,德国仍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80%,城乡差别较大,大批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寻找出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大量工业企业迁至农村地区,乡村发展风起云涌。政府也逐步意识到,乡村发展仅靠农业没有前途,农民单纯依靠农业也富裕不起来。政府通过制定村镇发展规 划、调整农村产业结构、保护传统文化、加强教育培训等措施,不断缩小城乡差距,促进了城乡均衡发展,让农民在工作条件、就业机会、收入水平、居住环境、社会待遇等生活质量方面有了较大提升。如为吸引宝马公司到农村设厂,巴伐利亚州政府专门修建了一条连接宝马总部与分厂的高速公路,通过类似的措施弱化了农村人口转移的意愿,消除了城市外延扩张的隐患。

  ■启示

  我国目前的城镇化率为55%,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不到37%.在现行土地、户籍管理制度下,到2020年要解决一亿人口进城意味着城市需要配套相应的住房、教育、医疗和基础设施,伴随较大的资源消耗,可能造成城市无度扩张和村庄凋敝的双重问题。有人认为,城镇化是未来中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的一张好牌,但却忽略了农村才是发展空间巨大、内需潜力无穷、完全可以独立支撑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的地区。

  以南张楼村为例,这个当年被德国专家选定的“不太穷也不太富”的小村庄经过25年的发展,通过完善基础设施、改善生产生活条件、发展实体经济、开展职业教育,激发了村庄活力,虽然村庄的性质和村民的身份都没变,但却走上了城乡等值化发展的道路。村里95家企业安置了1400多人在自家门口就业,2014年全村经济收入8.2亿元,人均纯收入1.9万元。和项目实施前相比,南张楼村民仍是4000人左右,这说明农村发展得好就能够留得住农民,先天条件不好的村庄通过科学规划、土地整治、村庄革新也能够成为吸引人的“桃花源”.不急着让农民进城,而是把农村发展好,实现城乡统筹均衡发展,实现生产要素城乡双向自由流动--中国城镇化或可尝试另一种发展模式。

  生态占补平衡

  “无生态不文明”的上佳诠释

  德国土地整理一直非常注重对生态景观的保护,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和要求贯穿土地整理始终,特别引人关注的是土地整理需遵循的生态占补平衡原则。生态环境影响评价是开展土地整理项目的前提基础,对于土地整理项目区内的自然景观,首先要做到规避,尽量不去破坏和改变,一些特别的自然保护区严禁开发占用。其次,如果实在无法绕开自然景观,那么必须做到生态占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